孔子闲居


打印本页
以《孔子闲居》为篇名,是摘取篇首四个字的缘故。这一篇讲孔子诲人不倦。本篇所引用的《诗》,与今天我们所见到的《毛诗》有很大差异,从中可以窥见汉代《诗经》的一些内容。本篇对礼的论述,不似《论语》那么简单,但仍能体现儒家的实践精神。

孔子闲居,子夏侍。子夏曰:“敢问《诗》云:‘凯弟君子,民之父母’,何如斯可谓民之父母矣?”孔子曰:“夫民之父母乎,必达于礼乐之原,以致五至,而行三无,以横于天下。四方有败,必先知之。此之谓民之父母矣。”

孔子在家里休息,子夏在他的旁边站着。子夏问道:“请问《诗》上所说的‘平易近人的君王,就好比百姓的父母’,怎样做才可以被叫作‘百姓的父母’呢?”孔子回答说:“说到‘百姓的父母’嘛,他必须通晓礼乐的本源,不仅要达到‘五至’,还要做到‘三无’,并用来普及于天下;不管任何地方出现了灾祸,他一定能够最早知道。做到了这些,才称得上是‘百姓的父母’啊!”

详细翻译

子夏曰:“民之父母,既得而闻之矣;敢问何谓‘五至’?”孔子曰:“志之所至,诗亦至焉。诗之所至,礼亦至焉。礼之所至,乐亦至焉。乐之所至,哀亦至焉。哀乐相生。是故正明目而视之,不可得而见也;倾耳而听之,不可得而闻也;志气塞乎天地,此之谓五至。”

子夏说:“什么叫‘百姓的父母’,我已经领教了,再请问什么叫‘五至’?”孔子对他说:“既有爱民之心惠及百姓,就会有爱民的诗歌惠及百姓;既有爱民的诗歌惠及百姓,就会有爱民的礼惠及百姓;既有爱民的礼惠及百姓,就会有爱民的乐惠及百姓;既有爱民的乐惠及百姓,就会有哀民不幸之心惠及百姓。哀与乐是相生相成的。这种道理,瞪大眼睛来看,你无法看得到;竖起耳朵来听,你无法听得到;但君王的这种思想却在天地之间充盈。这就叫作‘五至’。”

详细翻译

子夏曰:“五至既得而闻之矣,敢问何谓三无?”孔子曰:“无声之乐,无体之礼,无服之丧,此之谓三无。”子夏曰:“三无既得略而闻之矣,敢问何诗近之?”孔子曰:“‘夙夜其命宥密’,无声之乐也。‘威仪逮逮,不可选也’,无体之礼也。‘凡民有丧,匍匐救之’,无服之丧也。”

子夏说:“什么是‘五至’,我已经明白了。再请问什么叫作‘三无?’”孔子回答说:“没有声音的音乐,不讲形式的礼仪,缺少丧服的服丧,这就叫作‘三无’。”子夏说:“什么是‘三无’大体上已经懂了。再请问什么诗最近乎‘三无’的含义?”孔子回答说:“‘日夜谋政,志在安邦’,这句诗最接近没有声音的音乐;‘仪态安详,无可挑剔’,这句诗最接近没有形式的礼仪;‘看到他人有灾难,千方百计去支援’,这句诗最接近没有丧服的服丧。”

详细翻译

子夏曰:“言则大矣!美矣!盛矣!言尽于此而已乎?”孔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之服之也,犹有五起焉。” 子夏曰:“何如?” 孔子曰:“无声之乐,气志不违;无体之礼,威仪迟迟;无服之丧,内恕孔悲。无声之乐,气志既得;无体之礼,威仪翼翼;无服之丧,施及四国。无声之乐,气志既从;无体之礼,上下和同;无服之丧,以畜万邦。无声之乐,日闻四方;无体之礼,日就月将;无服之丧,纯德孔明。无声之乐,气志既起;无体之礼,施及四海;无服之丧,施于孙子。”

子夏说:“您这番话太伟大了,太美妙了,太有哲理了!是不是话说到这里就算到头了呢?”孔子说:“怎么会呢?君子在实行‘三无’的时候,还有‘五起’呢。”子夏说:“‘五起’怎么讲?”孔子说:“第一,没有声音的音乐,百姓不违背君王的心愿;没有形式的礼仪,君王的态度从容不迫;没有丧服的服丧,设身处地同样非常悲伤。第二,没有声音的音乐,心愿已经满足;没有形式的礼仪,态度恭恭敬敬;没有丧服的服丧,爱心延及四方各国。第三,没有声音的音乐,上下心愿交融;没有形式的礼仪,上下和睦齐同;没有丧服的服丧,使万国之民竞相孝养。第四,没有声音的音乐,四方闻者日益增多;没有形式的礼仪,一天胜似一天,一月强过一月;没有丧服的服丧,使纯粹的品德日益光明。第五,没有声音的音乐,使响应之心纷纷而起;没有形式的礼仪,普及四海;没有丧服的服丧,传及后世子孙。”

详细翻译

子夏曰:“三王之德,参于天地,敢问何如斯可谓参于天地矣?”孔子曰:“奉三无私以劳天下。”子夏曰:“敢问何谓三无私?”孔子曰:“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奉斯三者以劳天下,此之谓三无私。其在《诗》曰:‘帝命不违,至于汤齐。汤降不迟,圣敬日齐。昭假迟迟,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围。’是汤之德也。天有四时,春秋冬夏,风雨霜露,无非教也。地载神气,神气风霆,风霆流形,庶物露生,无非教也。清明在躬,气志如神,嗜欲将至,有开必先。天降时雨,山川出云。其在《诗》曰:‘嵩高惟岳,峻极于天。惟岳降神,生甫及申。惟申及甫,惟周之翰。四国于蕃,四方于宣。’此文武之德也。三代之王也,必先令闻,《诗》云:‘明明天子,令闻不已。’三代之德也。‘弛其文德,协此四国。’大王之德也。”子夏蹶然而起,负墙而立曰:“弟子敢不承乎?”

子夏问道:“夏禹、商汤、文王的德行,与天地并列而为三。请问怎样才可以称作是与天地并列而为三呢?”孔子答道:“要遵奉‘三无私’的精神,以恩德招揽天下百姓。”子夏接着问道:“什么叫‘三无私’呢?”孔子答道:“就是像天那样无私地覆盖万物,像地那样无私地承载万物,像日月那样无私地照耀万物。按照这三条来招揽天下百姓,就叫‘三无私’。这个意思在《诗经》里也有所反映:‘奉行天命不敢违,至于成汤登君位。降下政教不迟缓,聪明谨慎日向上。明德长久照下民,恭恭敬敬畏上帝,帝命九州效法汤。’这就是商汤的德行。天有四季,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既有刮风下雨,也有下露降霜。这些都是天所显示的教化,人君应当奉行以为政教。大地承载着神妙之气,风雷鼓荡,万物萌芽生长。这些都是地所显示的教化,人君应当奉行以为政教。圣人自身的德行极其清明,他的气志微妙如神。在他行将称王天下的时候,神灵有所预知,一定要为他生下贤能的辅佐之臣。就好像天降及时雨,又好像山川飘出祥云。有《诗》为证:‘五岳居中是嵩山,巍巍高耸人云天。中岳嵩山降神灵,生下甫侯和申伯。只有甫侯和申伯,才是周朝栋梁臣。诸侯靠他作屏障,宣扬盛德遍四方。’这就是文王、武王的德行。夏、商、周三代称王,在其称王之前就已经有了美好的名声。《诗》上说: ‘勤勉不倦的天子,美好名声千古传。’这就是三代圣王的德行。《诗》上又说:‘太王施其文德,团结四方各国。’这就是太王的德行。”子夏听到这里,一跃而起,倚墙而立,说:“弟子敢不接受老师的这番教诲吗!”

详细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