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仪


打印本页
本篇主要记述古代士大夫至王侯在日常社会交际的礼仪细节。内容包罗甚广,有相见礼、适葬礼、致赙礼,乃至洒扫、问卜、事君、事长、御车、侍食、饮酒、膳羞等诸礼,与《曲礼》《内则》内容相似。

闻始见君子者辞,曰:“某固愿闻名于将命者。”不得阶主。适者曰:“某固愿见。”罕见曰:“闻名。”亟见曰:“朝夕。”瞽曰:“闻名。”适有丧者曰:“比。”童子曰:“听事。”适公卿之丧,则曰:“听役于司徒。”

听说古人相见之礼,如果是第一次拜访时,就要说:“某某很希望把贱名报告给您。”不能直呼主人的名字求见。如果拜访和自己地位对等的人,就说:“某某特地前来拜会。”平时难得见面的,就说:“某某很希望将贱名通报给您。”经常见面的,就说:“某某常常麻烦您的传达通报。”瞎子求见,其所致辞与平时难得见面者相同。去正在办丧事的人家求见,应说:“特来与您的传达一齐效劳。”未成年的孩子则说:“特来听候使唤。”到有丧事的公卿之家去求见,应说:“特来听候府上总管的差遣。”

详细翻译

君将适他,臣如致金玉货贝于君,则曰:“致马资于有司”;敌者曰:“赠从者。”臣致襚于君,则曰:“致废衣于贾人”;敌者曰:“襚。”亲者兄弟不,以襚进。臣为君丧,纳货贝于君,则曰:“纳甸于有司。”马入庙门;赙马与其币,大白兵车,不入庙门。赙者既致命,坐委之,摈者举之。主人无亲受也。

君王将到他国出访,臣下如果要向君王赠送金玉货币等物,应该谦让地说:“这是一点送给陛下随从的养马费用。”如果是赠给地位相当的人,就应该说:“送点微薄的礼品供您的从者使用。”臣下送敛衣给君王,应该说:“臣某来给贾人送点废置不用的衣服。”如果是送敛衣于地位相当的人,就应该说:“这是特地为死者做的敛衣。”如果是大功以上的亲属赠送敛衣,也就无须客套,直接将敛衣拿进去就可以了。臣下为君王的丧事向君王进献货币,应该说:“这是向有关部门进献一点田野之物。”送给死者的马可以进入庙门。送给丧主料理丧事的马和礼品,以及插有大白旗帜的兵车,就不宜进入庙门。赠送丧主礼品的人在吊唁以后,要跪着将礼品放在地上,然后由帮助丧主接待宾客的人从地上拿起来,加以收藏,丧主是不亲自接受的。

详细翻译

受立授立,不坐。性之直者则有之矣。始入而辞,曰:“辞矣。”即席,曰:“可矣。”排阖说屦于户内者,一人而已矣。有尊长在则否。问品味曰:“子亟食于某乎?”问道艺曰:“子习于某乎?”“子善于某乎?”不疑在躬,不度民械,不愿于大家,不訾重器。泛扫曰扫,扫席前曰拚。拚席不以鬣,执箕膺擖。不贰问。问卜筮曰:“义与?志与?”义则可问,志则否。

通常情况下,赠送和接受礼品的人都应该采取立姿,不采取跪姿,这样的话就会方便很多。但是有人生来就比较高大,那就得跪下授受礼物,以避免造成居高临下之势。来客刚刚入门,摈者要提醒主人向来客说:“请您先进。”宾主双方都来到席间,摈者就说:“请各位落座。”如果坐席是铺设在室内,宾主在推门进去以后,只有地位最尊或年龄最大的一位可以脱鞋于室内席侧,其他人都将鞋脱在室外。如果室内原来已经坐有尊长,最后来的人都应将鞋子脱在室外。如果宾主间询问对方的口味喜好,要说:“这样的食物您经常吃吗?”如果询问对方的道艺,要说:“对于这一方面的学问您时常研究吗?”或者说:“足下是某一方面的专家吧?”不做让别人怀疑自己的事情,不要估量人家器械的多少,对于富贵人家不要心生羡慕,不要乱说人家的贵重物品不好。室内室外都要收拾干净,只打扫席前一片地方叫拚。打扫席前不可使用扫帚,拿畚箕时要把箕舌对住自己的胸口。问卜的时候必须专心致志。在卜筮以前先要扪心自问:“我来求卜筮是为了公家正事呢?还是为了一己之利?”如果是为了公家正事,才可以问;为个人的事情不可询问。

详细翻译

尊长于己踰等,不敢问其年。燕见不将命。遇于道,见则面,不请所之。丧俟事不犆吊。侍坐弗使,不执琴瑟,不画地,手无容,不翣也。寝则坐而将命。侍射则约矢,侍投则拥矢。胜则洗而以请,客亦如之。不角,不擢马。

对于高于自己的爵位或者长辈,不可询问他们的年龄。在长辈闲暇的时候,前往拜见,可以不用传达通报。在路上遇见长辈,如果与其对视了,就应礼貌地上前问好,没有被看到就作罢。在路上遇见长辈,也不要询问他们去哪儿。去尊长家里吊丧,要等到朝夕哭时,不要独自冒失地闯进去。在陪侍尊长座谈时,如果尊长没有发话,就不要拿起琴瑟弹奏,不要在地上画来画去,不要玩弄手指,不要摇动扇子。如果尊长躺着,卑幼者就应跪着为他传话。在陪侍尊长射箭时,要让尊长先取箭,然后将四只箭取出。在陪侍尊长投壶时,应将四支箭都拿在手中,不可放到地上。在射箭和投壶时,如果是比自己小的人赢了,不能像以往那样让尊长吃罚酒,而要洗好杯子,斟好酒,端到他席前请他喝。如果是主人和来客比赛而来客输了,主人也要以这样的礼数对待来客。请尊长吃罚酒,不可使用吃罚酒的专用杯子。尽管投壶时卑幼者占据优势,但也不能按照擢马规则办事。

详细翻译

执君之乘车则坐。仆者右带剑,负良绥,申之面,诸幦,以散绥升,执辔然后步。请见不请退。朝廷曰退,燕游曰归,师役曰罢。侍坐于君子,君子欠伸,运笏,泽剑首,还屦,问日之蚤莫,虽请退可也。事君者量而后入,不入而后量;凡乞假于人,为人从事者亦然。然,故上无怨,而下远罪也。

在君王还没有上车时,驾车人手执马缰,跪在车中央。驾车的人将佩剑悬挂在右侧,左肩上搭着良绥,绕过背后,从右腋下穿出而至于面前,使其末稍搭在车轼的覆盖物上,准备让君王拉着登车。驾车的人拉着散绥登车,一手执马鞭,一手握马缰,然后试车。卑幼者可以请求进见尊长,但在既见之后不可主动请求退下,等尊长示意之后才可以告退。从朝廷上下来叫作“退”,从宴席上或游玩后回家叫“归”,从军队上、从工地上下来叫“罢”。陪着君子说话,如果看到君子打哈欠,伸懒腰,转动笏板,抚摩剑柄,旋转鞋头的朝向,询问时间的早晚,这都是君子困倦的表示。见到此种情形,应该主动请退。向君王提建议,在考虑好之后再提,不应在提出之后才考虑。问别人借的东西,或者替别人办事,也要这样。唯其这样,才可以既不招致君王怪罪,自己也不会得罪他人。

详细翻译

不窥密,不旁狎,不道旧故,不戏色。问国君之子长幼,长,则曰:“能从社稷之事矣”;幼,则曰:“能御”“未能御”。问大夫之子长幼,长,则曰:“能从乐人之事矣。”幼,则曰:“能正于乐人”“未能正于乐人。”问士之子长幼,长,则曰:“能耕矣。”幼,则曰:“能负薪”“未能负薪。”

他人的隐私不能随意窥探,不和别人随便套近乎,不会揭别人的短处,不要有嬉笑侮慢的神态。别人问及君王儿子的年龄,如果已经长大,就回答说“已经能够从事国家的政事了”;如果还没有长大,但已是大童,就回答说“已经能够驾驭车马了”;如果尚未成童,就回答说“还不能够驾驭车马”。别人问及大夫儿子的年龄,如果已经长大,就回答说:“已经能够从事乐师的事务了”;如果尚未长大,就回答说“能够接受乐师的指正了”;如果尚未成童,就回答说“还不能受乐师的指正呢”。别人问及士的儿子的年龄,如果已经长大,就回答说“已经会耕地了”;如果尚未长大,就回答说“已经会背柴了”;如果尚未成童,就回答说“还不能背柴呢”。

详细翻译

执玉执龟筴不趋,堂上不趋,城上不趋。武车不式;介者不拜。妇人吉事,虽有君赐,肃拜。为尸坐,则不手拜,肃拜;为丧主则不手拜。葛绖而麻带。取俎进俎不坐。执虚如执盈,入虚如有人。凡祭于室中堂上无跣,燕则有之。未尝不食新。

手中拿着玉器和龟甲蓍草,也不能走的太快。在堂上、城上行走时步伐不能太快。在兵车上,不需要凭轼行礼。将士穿着铠甲不行拜之礼。妇女在行吉礼时,即使是拜谢君王之赐,也是用肃拜。在充当祖姑之尸时,虽取坐姿,但不用手拜,而用肃拜。如果为丈夫或长子的丧主,则不行手拜礼,而行稽首礼。妇人在哭完灵以后,头上改戴葛经,在腰间依然系上麻带。祭祀时,无论是从俎上取肉还是把肉放到俎上,不用下跪。手中拿着空的器皿,要像拿着装满东西的器皿那样小心谨慎。走进没有人的房间,要像进入有人的房间那样恭敬。大凡祭祀,无论在堂上还是在室里,都不用脱鞋;但在燕饮时,升堂之前就要脱鞋。在没有把当令食品先献祭宗庙之前,任何人都不得吃。

详细翻译

仆于君子,君子升下则授绥;始乘则式;君子下行,然后还立。乘贰车则式,佐车则否。贰车者,诸侯七乘,上大夫五乘,下大夫三乘。有贰车者之乘马服车不齿。观君子之衣服、服剑、乘马,弗贾。

为尊长驾车,尊长上下车时,要把登车索递给他,使他有所把持。始乘之时,尊长尚未出来,驾车人要俯首凭轼,敬候尊长上车。尊长下车步行离开之后,驾车人将车转往一旁,下车站着守候。乘贰车要凭轼行礼,乘佐车就不必了。贰车的数量,诸侯是七辆,上大夫是五辆,下大夫是三辆。大夫以上的阶层,对于他们所乘之车及拉车之马,不要随便评论其新旧老幼。观看尊长的衣服、佩剑、驾车之马,不要议论其价值。

详细翻译

燕侍食于君子,则先饭而后已;毋放饭,毋流歠;小饭而亟之;数噍毋为口容。客自彻,辞焉则止。客爵居左,其饮居右;介爵、酢爵、僎爵皆居右。羞濡鱼者进尾;冬右腴,夏右鳍;祭膴。凡齐,执之以右,居之于左。赞币自左,诏辞自右。酌尸之仆,如君之仆。其在车则左执辔右受爵,祭左右轨、范乃饮。

陪同长辈吃饭时,首先要先品尝,在长辈吃完后才停止。不要将剩余的饭又重新放回食器,喝汤时不要太大口以至于汤都流出嘴外。吃饭时要小口,但要迅速咽下。咀嚼要快,不要满嘴都是饭,弄得腮帮子都鼓起来。饭后,来客想自己收拾餐具,主人应该及时劝阻,来客也就住手。举行乡饮酒礼时,主人酬宾的爵,宾接过以后不饮,将爵放在席前的左边,主人献给介的爵,宾回敬主人的爵,主人献给僎的爵,这都是必饮之爵,都放在各自席前的右边。平常吃鱼,上的如果是烧好并且鱼上还铺上鱼汁,那就将鱼尾放在前面。冬天上鱼时让鱼腹在右,夏天上鱼时让鱼脊在右,这样就可以用右手去取食物。祭祀的时候,要用朊。只要是使用盐、梅等调味品,要用右手拿着,将调制好的羹饭放在左手上。摈者在代表君王授人礼品时,要从君王的左边出;在为君王传达命令时,要从君王的右边出。给为尸驾车的人酌酒,其礼数与给君驾车的人酌酒相同。如果驾车人在车上,就会用左手抓住缰绳,接酒杯时用右手,先用酒祭车轴两头和车轼前面,然后自饮。

详细翻译

凡羞有俎者,则于俎内祭。君子不食圂腴。小子走而不趋,举爵则坐祭立饮。凡洗必盥。牛羊之肺,离而不提心。凡羞有湆者,不以齐。为君子择葱薤,则绝其本末。羞首者,进喙祭耳。尊者以酌者之左为上尊。尊壶者面其鼻。饮酒者、者、醮者,有折俎不坐。未步爵,不尝羞。牛与羊鱼之腥,聂而切之为脍;麋鹿为菹,野豕为轩,皆聂而不切;麕为辟鸡,兔为宛脾,皆聂而切之。切葱若薤,实之醯以柔之。其有折俎者,取祭肺,反之,不坐;燔亦如之。尸则坐。

只要是上菜,如果用俎盛,就在俎内祭之。君子不吃猪犬的肠胃。弟子辈参与宴会,只能匆忙奔走而供役使,不能要求他们的步伐合礼中节;若举杯喝酒,可以和尊长一样跪着祭酒,但饮时却要起立。在洗杯子之前要先洗手。牛羊的肺,切时将中间的部分留下,等到吃时再用手撕开,以便祭而后食。只要带有汤汁的菜肴,就可以不再往里面在添加任何调料。为君子择葱、薤时,就将不可以吃的根须和枯叶都摘去。只要是上牲头,要把牲嘴对着尊者;尊者以牲耳来祭。陈设酒樽的人,要以斟酒人的左边为上尊之位。陈设酒壶的人,让壶嘴朝着外面。平常饮酒、洗头之后饮酒、向始冠者敬酒,在折俎未被撇下之前不敢落座。没有举行行酒礼,不吃菜肴。生的牛肉、羊肉、鱼肉,切成薄片以后再加细切就成为脍。麋肉、鹿肉切得较粗,叫作菹;野猪肉切得也比较粗,叫作轩;切成薄片之后就不会再细切。麕肉切得较细,叫作辟鸡;兔肉切得较细,那叫宛脾;切成薄片之后在细切。葱和薤都要切碎,和肉拌在一起浸到醋里,使肉变软除去腥气。如果有折俎,宾客就从折俎中取肺而祭,祭毕再放回俎内,取祭与放回时都不坐。取炙肉祭与放回时也不坐。做这些事情时,尸可以坐。

详细翻译

衣服在躬,而不知其名为罔。其未有烛而有后至者,则以在者告。道瞽亦然。凡饮酒为献主者,丸烛抱燋,客作而辞,然后以授人。执烛不让,不辞,不歌。洗盥执食饮者勿气,有问焉,则辟咡而对。

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有关衣服的只是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这便是无知。如果天色已晚,还未点灯,这时又有人来参加集会,主人就应向后来的人介绍在座的人。作盲人向导时也是这样。只要是饮酒时为主人者,见天色已晚,就要一手拿着点燃的火把,一手拿着还未点燃的火把,展现出自己的好客之心。看到这种情况客人应该起身表示感谢,主人再将已经点燃的火把和还未点燃的火把交给下人。晚上的宴会主人也不会有太多的讲究。不需要太过于谦让和互相辞谢,不必交替而歌。给长辈倒水洗脚、洗手和取食物的时候不要让自己的口气直冲长辈和食物。如果长辈问起,幼者要侧着头回答,以免口气冲及长者。

详细翻译

为人祭曰致福;为己祭而致膳于君子曰膳;祔练曰告。凡膳告于君子,主人展之,以授使者于阼阶之南,南面再拜稽首送;反命,主人又再拜稽首。其礼:大牢则以牛左肩、臂臑、折九个,少牢则以羊左肩七个,犆豕则以豕左肩五个。国家靡敝,则车不雕几,甲不组縢,食器不刻镂,君子不履丝屦,马不常秣。

代人主持祭祀,祭祀完毕后把胙肉赠与他人的时候,应说:“把祭祀之福送给您。”主持自家祭祀,祭毕将胙肉送人时,要说:“送点好吃的请品尝。”如果是举行柑、练之祭,祭毕送胙肉时,要说:“我刚刚举行了柑、练之祭,特来禀告。”凡是送胙肉给君王,主人都会亲自检查,在阼阶南面交给使者,面朝南方行跪拜之礼以送使者出发;使者完成使命回来的时候,主人就会面朝南方行跪拜之礼,对于使者带回的君命表示接受。致送胙肉的礼数是:如果是太牢而祭,那就送牛的左肩、臂、臑三个部位,每个部位折为三段,共九段;如果是少牢而祭,那就送羊的左肩,折为七段;如果是用一只猪而祭,那就送猪的左肩并折为五段。国家财政紧张时,车子就不要雕刻花纹,铠甲也不用组带边饰,食器也不用刻镂,有身份的人也不要穿丝鞋,马也不需要经常喂谷物。

详细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