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公问于子思曰:“为旧君反服,古与?”子思曰:“古之君子,进人以礼,退人以礼,故有旧君反服之礼也;今之君子,进人若将加诸膝,退人若将坠诸渊,毋为戎首,不亦善乎!又何反服之礼之有?”悼公之丧,季昭子问于孟敬子曰:“为君何食?”敬子曰:“食粥,天下之达礼也。吾三臣者之不能居公室也,四方莫不闻矣,勉而为瘠则吾能,毋乃使人疑夫不以情居瘠者乎哉?我则食食。”

【原文】
 
穆公问于子思曰:“为旧君反服①,古与?”子思曰:“古之君子,进人以礼,退人以礼,故有旧君反服之礼也;今之君子,进人若将加诸膝,退人若将坠诸渊,毋为戎首②,不亦善乎!又何反服之礼之有?”悼公之丧,季昭子问于孟敬子曰:“为君何食?”敬子曰:“食粥,天下之达礼也。吾三臣者之不能居公室也,四方莫不闻矣,勉而为瘠则吾能,毋乃使人疑夫不以情居瘠者乎哉?我则食食。”
 
【注释】
 
①反服:返回故国,为旧君服齐衰三月之服。据《仪礼·丧服》齐衰三月章,有三种情形应为旧君反服:一、退休后为旧君服;二、大夫流放在外,其妻与长子为旧君服;三、大夫光明正大地离开故国,故国尚保留其有关待遇,为旧君服。穆公应是就第三种情况发问。
 
②戎首:率领他国军队来攻伐。
 
【翻译】
 
鲁穆公向子思请教说:“大夫离开故国时光明正大,故国依旧对他以礼相待,在此种状况下,如果故国的君主去世了,大夫回国奔丧为旧主服齐衰三月,这是从古至今就有的礼仪吗?”子思说:“古代君主,在用人时是以礼相待,不用时也是如此,因此才有为旧君反服之礼。现在的君主,用人时对其宠爱有加;不用时,就将其推入万丈深渊,置于险地。这样做臣子不率军讨伐就已经很好了,何谈为其反服呢?”鲁悼公去世时,季昭子问孟敬子说:“为君主服丧的时候应吃什么饭?”敬子说:“喝粥,普天之下都是这样做的。我们仲孙、叔孙、季孙三家欺凌君王是出了名的,四方无人不知。非要我喝粥,让身体变得消瘦,也并非难事。这样做不是更加让人怀疑我们的消瘦不是发自肺腑的悲哀吗?那又何苦呢?我还是照常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