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悼子卒,未葬;平公饮酒,师旷、李调侍,鼓钟。杜蒉自外来,闻钟声,曰:“安在?”曰:“在寝。”杜蒉入寝,历阶而升,酌曰:“旷,饮斯。”又酌曰:“调,饮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饮之。降,趋而出。平公呼而进之曰:“蒉,曩者尔心或开予,是以不与尔言;尔饮旷何也?”曰:“子卯不乐;知悼子在堂,斯其为子卯也,大矣。旷也,大师也,不以诏,是以饮之也。”“尔饮调何也?”曰:“调也,君之亵臣也,为一饮一食,忘君之疾,是以饮之也。”“尔饮何也?”曰:“蒉也,宰夫也,非刀匕是共,又敢与知、防,是以饮之也。”平公曰:“寡人亦有过焉,酌而饮寡人。”杜蒉洗而扬觯。公谓侍者曰:“如我死,则必无废斯爵也。”至于今,既毕献,斯扬觯,谓之“杜举”。

【原文】
 
知悼子卒,未葬;平公饮酒,师旷、李调侍,鼓钟。杜蒉自外来,闻钟声,曰:“安在?”曰:“在寝。”杜蒉入寝,历阶①而升,酌曰:“旷,饮斯。”又酌曰:“调,饮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饮之。降,趋而出。平公呼而进之曰:“蒉,曩者尔心或开予,是以不与尔言;尔饮旷何也?”曰:“子卯不乐;知悼子在堂,斯其为子卯也,大矣。旷也,大师也,不以诏,是以饮之也。”“尔饮调何也?”曰:“调也,君之亵臣也,为一饮一食,忘君之疾,是以饮之也。”“尔饮何也?”曰:“蒉也,宰夫也,非刀匕是共②,又敢与知、防③,是以饮之也。”平公曰:“寡人亦有过焉,酌而饮寡人。”杜蒉洗而扬觯(zhì)④。公谓侍者曰:“如我死,则必无废斯爵也。”至于今,既毕献,斯扬觯,谓之“杜举”。
 
【注释】
 
①历阶:一步跨越两个台阶。
 
②非刀匕是共:刀与匕是食具。共,通“供”。此句犹言不去干本职内的工作。
 
③防:谏诤君之过失。
 
④觯(zhì):酒器。
 
【翻译】
 
知悼子去世了,还没有入葬,晋平公就自己饮酒,师旷、李调陪在一旁,还击钟奏乐助兴。杜蒉从外面进来,听到钟声,就问侍卫说:“君主何处?”回答说:“在正寝”。杜蒉就匆忙向正寝走去,一步两个台阶登堂而上,倒了一杯酒,说:“师旷,将这杯酒喝下!”又倒了一杯酒,说:“李调,把这杯酒喝下去。”之后又倒了一杯酒,在堂上向北面坐着自己喝了,然后下堂,快步走了出去。平公将他叫住命他进来,说:“蒉,我以为刚刚你是有意要给我启发,因此未和你说话。现在我要问你:你为什么要命令师旷喝酒呢?”杜蒉说:“子日和卯日这两天是君主忌讳的日子,不能奏乐,以此来警惕自己。现在知悼子停柩在堂,这和君主忌讳的日子相比更为严重,怎么可以奏乐饮酒呢?师旷身为掌乐的大师,不将这层关系向您说清楚,因此罚他喝酒。”平公又问:“你又为何命李调喝酒呢?”杜蒉答道:“李调是您最喜欢的大臣,规劝君过这是他的责任,但是过于贪吃贪喝,完全不顾及君主的违礼之失,因此罚酒于他。”平公又问:“那为何你又自己喝酒呢?”杜蒉答道:“我是为您服务的宰夫,我的本分是为您提供膳食,现在竟敢越职谏诤君王的过失,也应自罚一杯。”平公说:“寡人也有过失,来倒一杯酒,我也应自罚一杯。”于是杜蒉将酒杯洗过,倒了一杯酒递给平公。平公喝完酒后对左右侍从说:“今后即便我去世了,也不要将这只酒杯扔掉。”从那时到现在,凡是向所有人敬过酒后再举起酒杯递给君王的行为,被称为“杜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