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叔文子卒,其子戍请谥于君曰:“日月有时,将葬矣。请所以易其名者。”君曰:“昔者卫国凶饥,夫子为粥与国之饿者,是不亦惠乎?昔者卫国有难,夫子以其死卫寡人,不亦贞乎?夫子听卫国之政,修其班制,以与四邻交,卫国之社稷不辱,不亦文乎?故谓夫子‘贞惠文子’。”石骀仲卒,无嫡子,有庶子六人,卜所以为后者。曰:“沐浴、佩玉则兆。”五人者皆沐浴、佩玉;石祁子曰:“孰有执亲之丧而沐浴、佩玉者乎?”不沐浴、佩玉。石祁子兆。卫人以龟为有知也。

【原文】
 
公叔文子卒,其子戍请谥于君曰:“日月有时,将葬矣。请所以易其名者。”君曰:“昔者卫国凶饥,夫子为粥与国之饿者,是不亦惠乎?昔者卫国有难,夫子以其死卫寡人,不亦贞乎?夫子听卫国之政,修其班制①,以与四邻交,卫国之社稷不辱,不亦文乎?故谓夫子‘贞惠文子’。”石骀仲卒,无嫡子,有庶子六人,卜所以为后者。曰:“沐浴、佩玉则兆②。”五人者皆沐浴、佩玉;石祁子曰:“孰有执亲之丧而沐浴、佩玉者乎?”不沐浴、佩玉。石祁子兆。卫人以龟为有知也。
 
【注释】
 
①修其班制:修,“循”字之误。班制:尊卑之差。
 
②兆:指古人占卜时烧灼甲骨所呈现的预示吉凶的裂纹。
 
【翻译】
 
公叔文子死后,他的儿子戍向君主请求为他父亲赐予谥号,说:“大夫三月而葬,如今离葬期不远了,为了日后方便称呼请您赐于亡父一个谥号。”卫灵公说:“从前卫国遇到凶年饥荒,夫子施粥赈灾,这不是爱民乐施的表现吗?正与《谥法》的‘惠’字相合。从前卫国发生内乱,夫子拼死保卫我,这不正合着《谥法》上的‘贞’字吗?夫子主持卫国国政,按照礼数的规定,当尊者尊,当卑者卑,以之与四邻交往,没有让卫国的声誉受到玷辱,这不是正合着《谥法》上的‘文’字吗?因此‘贞惠文子’用作夫子的谥号。”卫国大夫石骀仲去世了,没有嫡子,只有六个庶子,所以才用占卜的方法来决定由谁来继承家业。卜人说:“要先洗漱干净,再佩戴上玉,这样吉兆才会显示在甲骨上。”其中的五人都连忙洗发洗身,佩戴上玉。但石祁子却说:“哪里有居父之丧而可以沐浴佩玉的道理呢?”只有他不洗漱佩玉。说起来也很奇怪,龟兆上却显示出继承人是石祁子,所以,卫国人都以为龟兆很灵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