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献公出奔,反于卫,及郊,将班邑于从者而后入。柳庄曰:“如皆守社稷,则孰执羁靮而从;如皆从,则孰守社稷?君反其国而有私也,毋乃不可乎?”弗果班。卫有大史曰柳庄,寝疾。公曰:“若疾革,虽当祭必告。”公再拜稽首,请于尸曰:“有臣柳庄也者,非寡人之臣,社稷之臣也,闻之死,请往。”不释服而往,遂以禭之。与之邑裘氏与县潘氏,书而纳诸棺,曰:“世世万子孙无变也。”

【原文】
 
卫献公出奔,反于卫,及郊,将班邑①于从者而后入。柳庄曰:“如皆守社稷,则孰执羁靮(dí)②而从;如皆从,则孰守社稷?君反其国而有私也,毋乃不可乎?”弗果班。卫有大史曰柳庄,寝疾。公曰:“若疾革,虽当祭必告。”公再拜稽首,请于尸曰:“有臣柳庄也者,非寡人之臣,社稷之臣也,闻之死,请往。”不释服而往,遂以禭(suì)③之。与之邑裘氏与县潘氏,书而纳诸棺,曰:“世世万子孙无变也。”
 
【注释】
 
①班邑:分封采地。班,通“颁”。
 
②羁靮(dí):羁是马笼头,靮是马缰绳。
 
③禭(suì):向死者赠送衣服。
 
【翻译】
 
 卫献公被逐逃亡,后来终于返回卫国复位,来到城郊,献公想将封地分封给跟随他一起逃亡的臣子,然后入城。追随他逃亡的大臣柳庄说:“倘若都留在国内留守社稷,这样还有谁会愿意为您鞍前马后追随您逃亡?如果都追随您逃亡,江山社稷又由谁来留守?您刚回国就偏心,这样不太好吧!最后封赏也没有办成。卫国有个大史叫柳庄,卧病在床。卫君说:“如若病情危急,即便是我在主持祭祀也要差人像我报告。”果然柳庄在卫君持祭祀时去世了,卫君接到通知后就叩头,又拜了两拜,然后向祭祀中的尸请求说:“大臣柳庄,他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臣子,他也是卫国的贤臣,刚得到他去世的消息,请您让我立即回去。”卫君还未脱下祭服就前往庄家,于是就将身上穿的祭服赠于死者,还将裘氏邑和潘氏县封给柳作采邑,又将这样的封赏写成誓约放进棺里。誓约上写道:“世世代代子子孙孙,万代相传永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