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献文子成室,晋大夫发焉。张老曰:“美哉轮焉!美哉奂焉!歌于斯,哭于斯,聚国族于斯。”文子曰:“武也得歌于斯,哭于斯,聚国族于斯,是全要领以从先大夫于九京也。”北面再拜稽首。君子谓之善颂善祷。仲尼之畜狗死,使子贡埋之,曰:“吾闻之也:敝帷不弃,为埋马也;敝盖不弃,为埋狗也。丘也贫,无盖;于其封也,亦予之席,毋使其首陷焉。”路马死,埋之以帷。

【原文】
 
晋献文子成室,晋大夫发焉。张老曰:“美哉轮①焉!美哉奂②焉!歌于斯,哭于斯,聚国族于斯。”文子曰:“武也得歌于斯,哭于斯,聚国族于斯,是全要领③以从先大夫于九京也。”北面再拜稽首。君子谓之善颂善祷。仲尼之畜狗④死,使子贡埋之,曰:“吾闻之也:敝帷不弃,为埋马也;敝盖不弃,为埋狗也。丘也贫,无盖;于其封也,亦予之席,毋使其首陷焉。”路马死,埋之以帷。
 
【注释】
 
①轮:高大。
 
②奂:通“焕”,光辉灿烂。
 
③全要领:谓不被刑戮而善终。要,古“腰”字。领,颈也。古代的死刑有腰斩和斩首两种。
 
④畜狗:看家狗。古代的狗可分三种,打猎用的田犬,看家用的守犬,专供肉食的食犬。
 
【翻译】
 
晋国赵文子的新居落成,晋国的大夫都前往参加落成典礼。张老致辞说:“这高大光辉灿烂的房子多么漂亮呀!这高大光辉灿烂的房子多么漂亮呀!从此之后,主人就能在这里居丧哭泣,祭祀奏乐,聚会宴饮了。”文子致答辞说:“我能在这里居丧哭泣,祭祀奏乐,聚会宴饮,这说明我将善终,有资格进入九原的祖坟。”话毕,就面朝北边叩拜表示感谢。懂礼的君子说,他们一个善于赞美,一个善于祈福。孔子养的看家狗死了,让子贡将其埋葬,还吩咐说:“我听闻,破旧的帷幔不要丢掉,因为可以用来埋马;破旧的车盖也不要丢掉,因为可以用来埋狗。我比较贫困,没有破旧的车盖,但你在埋狗的时候,也得用一张席子裹着,勿将其头直接埋在土中。”至于为君王驾车的马死了,埋葬时先用帷幔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