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旱,穆公召县子而问然,曰:“天久不雨,吾欲暴尪而奚若?”曰:“天久不雨,而暴人之疾子,虐,毋乃不可与!”“然则吾欲暴巫而奚若?”曰:“天则不雨,而望之愚妇人,于以求之,毋乃已疏乎!”“徙市则奚若?”曰:“天子崩,巷市七日;诸侯薨,巷市三日。为之徙市,不亦可乎!”孔子曰:“卫人之祔也,离之;鲁人之祔也,合之,善夫!”

【原文】
 
岁旱,穆公召县子而问然,曰:“天久不雨,吾欲暴尪(wāng)①而奚若?”曰:“天久不雨,而暴人之疾子,虐,毋乃不可与!”“然则吾欲暴巫而奚若?”曰:“天则不雨,而望之愚妇人,于以求之,毋乃已疏乎!”“徙市则奚若?”曰:“天子崩,巷市七日;诸侯薨,巷市三日。为之徙市,不亦可乎!”孔子曰:“卫人之祔也,离之;鲁人之祔(fù)②也,合之,善夫!”
 
【注释】
 
①暴尪(wāng):暴通“曝”,晒也。尫:身体有残疾的人。暴尪的目的是希望上天哀怜而下雨。
 
②祔(fù):夫妇合葬。
 
【翻译】
 
气候干旱,穆公把县子召来请教说:“天久久不下雨,我想将身体有残疾的人拉到烈日下晒,不知意下如何?”县子说:“天久久不下雨,乃暴晒有残疾的人以求雨,这样做的话是不是太残暴了,恐怕不行吧?”穆公又说:“那暴晒女巫怎么样?”县子说:“天不下雨,而将希望寄托于愚蠢的妇人来求雨,会不会不实事求是?”穆公又说:“那罢市怎么样?”县子说:“天子去世,罢市七日;诸侯去世,罢市三日。用罢市的办法求雨,还不失为可行的办法。”孔子说:“卫人的合葬方式,是夫妇各自一个墓穴,中间有土相隔。在鲁国,鲁人合葬是将夫妇二人放进一个墓穴。这样的合葬方式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