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藻


打印本页
玉藻是服饰名,特指古代帝王冕冠前后悬垂的贯以玉珠的五彩丝绳。中国是“衣冠之国”,在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史中,古代帝王服饰不仅体现王朝的威严,更象征和承载着厚重的传统文化和内涵。本篇主要记载古代帝王诸侯服饰饮食起居方面的一些制度。正文以“天子玉藻”开头,所以本篇名为玉藻。

天子玉藻,十有二旒,前后邃延,龙卷以祭。玄端而朝日于东门之外,听朔于南门之外,闰月则阖门左扉,立于其中。皮弁以日视朝,遂以食,日中而馂,奏而食。日少牢,朔月大牢;五饮:上水、浆、酒、醴、酏。卒食,玄端而居。动则左史书之,言则右史书之,御瞽几声之上下。年不顺成,则天子素服,乘素车,食无乐。

天子戴的冕,在冕的前面悬挂着十二条玉串,冕的顶上有一块凸出来的延板。祭天地和宗庙时,天子要头戴这种冕,身穿衮龙之袍。在春分当天,天子则头上戴冕,身穿玄衣缥裳,在国都的东门之外举行迎日之祭。每月初一,天子也要穿戴相同的服饰,以特牲告于明堂,而颁布一月的政令于南门之外。如果是闰月初一,则要将明堂上左边一扇门合上,只开右边一扇,天牲;每月的初一,则有牛羊豕三牲。天子有五种饮料,其中以水为最上等,其次是浆、酒、醴、酏。食毕,更换朝服为玄端,就进入内寝休息。天子的言行分别由右史和左史负责记录;侍候天子的乐工,负责察辨乐声是否异常。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使天子谨言慎行,及时了解政令的得失。如果年成不好,天子也应该带头身穿素服,乘素车,吃饭时也不奏乐。

详细翻译

凡侑食,不尽食;食于人不饱。唯水浆不祭,若祭为已偞卑。君若赐之爵,则越席再拜稽首受,登席祭之,饮卒爵而俟君卒爵,然后授虚爵。君子之饮酒也,受一爵而色洒如也,二爵而言言斯,礼已三爵而油油以退,退则坐取屦,隐辟而后屦,坐左纳右,坐右纳左。凡尊必上玄酒,唯君面尊,唯飨野人皆酒,大夫侧尊用棜,士侧尊用禁。

陪长辈吃饭,不能只顾自己吃。凡是作客吃饭,不能吃的太饱。在地位相等的人家吃饭,所有的食物都应先祭,只有水和浆不祭,因为水和浆并非盛馔,如果也祭,就会有失自己的身份。臣子侍饮于君,君若赐之饮酒,臣子应离开席位,向君王行再拜稽首之礼,恭敬地接过酒杯,之后回到自己的位置,先祭酒,然后干杯。干杯之后,等待君王干杯,然后将空杯交给赞者。君子饮酒,饮第一杯时神色庄重,饮第二杯时神色和气恭敬;臣侍君饮,按礼是三杯为止,喝完第三杯之后,就会恭敬地退下。退下取鞋时双腿跪地,到堂下隐蔽的地方去穿鞋。跪下左腿穿上右脚,跪下右腿穿上左脚。只要是陈设酒樽,盛放玄酒的酒樽要放在上位,这是表示重古。君王宴其臣子,只有君王正对着酒樽,这表示酒是君王赏赐的。只有在招待乡下人时用一般的酒,不用玄酒的礼数。大夫在宴请来客时,酒樽不能正对着主人,而要设于旁侧,放在专用的木盘里,以表示主客共有此酒。士在宴请来客时,酒的设置与大夫同,不同的只是改攒为禁罢了。

详细翻译

父命呼,唯而不诺,手执业则投之,食在口则吐之,走而不趋。亲老,出不易方,复不过时。亲癠色容不盛,此孝子之疏节也。父没而不能读父之书,手泽存焉尔;母没而杯圈不能饮焉,口泽之气存焉尔。

父亲呼唤儿子时,儿子要答应“唯”而不可答应“诺”,因为“唯”敬于“诺”,应该放下手中的事情,嘴中吃的东西要立即吐出,要小跑去不可懈怠。双亲年老了,做儿子的出门不可随意改变去处,说何时回来就要按时归来,免得让父母挂念。父母如果病了,或者气色不好,这就是做儿子的疏忽了。父亲离世后,父亲曾经读过的书籍儿子不忍心翻阅,那是因为上面有他手汗沾润的痕迹。父亲离世后,母亲用过的杯盘儿子不忍心使用,那是因为上面有她口液沾润的痕迹。

详细翻译

凡行容惕惕,庙中齐齐,朝庭济济翔翔。君子之容舒迟,见所尊者齐遬。足容重,手容恭,目容端,口容止,声容静,头容直,气容肃,立容德,色容庄,坐如尸,燕居告温温。凡祭,容貌颜色,如见所祭者。丧容累累,色容颠颠,视容瞿瞿梅梅,言容茧茧,戎容暨暨,言容谔谔,色容厉肃,视容清明。立容辨,卑毋谄,头颈必中。山立,时行,盛气颠实扬休,玉色。

在道路上行走,身体要直,脚步要轻盈;行走在宗庙中,神情要恭敬在朝廷上行走,神态要严肃庄重。君子在日常中神态要从容淡定,见到了所尊敬的人就要显得恭敬收敛。脚步要稳健,手不会胡乱指画,目不斜视,口不妄动,不乱咳嗽,不乱倾顾,在庄重的场合要屏气敛息,站立时应是俨然有德的气象,面色要庄重。坐要如尸一般的端正。闲居时教导别人,对待臣子态度要温和可亲。所有参加祭祀的人,其面色就好像是真的看见神灵一样,切不可装模作样。孝子在居丧期间,要表现出一副疲惫不堪的状态,满脸愁容,眼神惊愕而又茫然,连说话的都没力气了。身着戎装时就要神态果毅,发号施令,表情严厉,虎虎生威,眼神明察秋毫。在长辈面前,虽然站立时应有自我贬卑的姿态,但是不能太过于谄媚。在日常的站立中要保持端正,如山一般地屹立,当行则行,显得浑身是劲,扬美于外,脸色温润如玉。

详细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