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行容惕惕,庙中齐齐,朝庭济济翔翔。君子之容舒迟,见所尊者齐遬。足容重,手容恭,目容端,口容止,声容静,头容直,气容肃,立容德,色容庄,坐如尸,燕居告温温。凡祭,容貌颜色,如见所祭者。丧容累累,色容颠颠,视容瞿瞿梅梅,言容茧茧,戎容暨暨,言容谔谔,色容厉肃,视容清明。立容辨,卑毋谄,头颈必中。山立,时行,盛气颠实扬休,玉色。

【原文】
 
凡行容惕惕①,庙中齐齐②,朝庭济济翔翔。君子之容舒迟,见所尊者齐遬③。足容重,手容恭,目容端,口容止,声容静,头容直,气容肃,立容德,色容庄,坐如尸,燕居告温温。凡祭,容貌颜色,如见所祭者。丧容累累,色容颠颠④,视容瞿瞿梅梅⑤,言容茧茧,戎容暨暨,言容谔谔(è è)⑥,色容厉肃,视容清明。立容辨,卑毋谄,头颈必中。山立,时行,盛气颠实扬休,玉色。
 
【注释】
 
①惕惕:形容行路身正而步快。
 
②齐齐:恭惠貌。
 
③齐遬:恭肃貌。遬通“肃”。
 
④颠颠:忧思貌。
 
⑤梅梅:犹言昧昧,茫然貌。
 
⑥谔谔(è è):直言争辩貌。
 
【翻译】
 
在道路上行走,身体要直,脚步要轻盈;行走在宗庙中,神情要恭敬在朝廷上行走,神态要严肃庄重。君子在日常中神态要从容淡定,见到了所尊敬的人就要显得恭敬收敛。脚步要稳健,手不会胡乱指画,目不斜视,口不妄动,不乱咳嗽,不乱倾顾,在庄重的场合要屏气敛息,站立时应是俨然有德的气象,面色要庄重。坐要如尸一般的端正。闲居时教导别人,对待臣子态度要温和可亲。所有参加祭祀的人,其面色就好像是真的看见神灵一样,切不可装模作样。孝子在居丧期间,要表现出一副疲惫不堪的状态,满脸愁容,眼神惊愕而又茫然,连说话的都没力气了。身着戎装时就要神态果毅,发号施令,表情严厉,虎虎生威,眼神明察秋毫。在长辈面前,虽然站立时应有自我贬卑的姿态,但是不能太过于谄媚。在日常的站立中要保持端正,如山一般地屹立,当行则行,显得浑身是劲,扬美于外,脸色温润如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