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云:“父子不同位,以厚敬也。《书》云:‘厥辟不辟,忝厥祖。’”子云:“父母在,不称老,言孝不言慈;闺门之内,戏而不叹。君子以此坊民,民犹薄于孝而厚于慈。”子云:“长民者,朝廷敬老,则民作孝。”子云:“祭祀之有尸也,宗庙之有主也,示民有事也。修宗庙,敬祀事,教民追孝也。以此坊民,民犹忘其亲。”

【原文】
 
子云:“父子不同位,以厚敬也。《书》云:‘厥辟不辟,忝(tiǎn)①厥祖。’”子云:“父母在,不称老,言孝不言慈;闺门之内,戏而不叹。君子以此坊民,民犹薄于孝而厚于慈。”子云:“长民者,朝廷敬老,则民作孝。”子云:“祭祀之有尸②也,宗庙之有主也,示民有事也。修宗庙,敬祀事,教民追孝也。以此坊民,民犹忘其亲。”
 
【注释】
 
①忝(tiǎn):辱没。
 
②尸:代替死者受祭的活人。
 
【翻译】
 
孔子说:“父亲与儿子,不能处在尊卑相同的位置上,以此来强调对父亲的敬重。《尚书》上说:‘做君王的不像个做君王的样子,那就是辱没他的先祖。’”孔子说:“父母健在,做儿子的不敢自称老。平常要多讲究对父母如何孝顺,不要讲究做父母的应该怎样心疼自己。家门之内,只可引逗父母高兴,不可在父母面前唉声叹气。君子用这些礼节来规范百姓,百姓还有讲究孝道的少,企求父母慈爱的多。”孔子说:“身为天子、诸侯,如果能够在朝廷上做到敬老,那么百姓就会兴起孝顺之风。”孔子说:“祭祀时候有尸,宗庙中设立神主,这是向人们指出应该尊奉的对象。修建宗庙,恭恭敬敬地进行祭祀,这是教育百姓不要忘掉死去的亲人。用这种办法来教育百姓,百姓还有忘掉亲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