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云:“孝以事君,弟以事长,示民不贰也,故君子有君不谋仕,唯卜之日称二君。丧父三年,丧君三年,示民不疑也。父母在,不敢有其身,不敢私其财,示民有上下也。故天子四海之内无客礼,莫敢为主焉。故君适其臣,升自阼阶,即位于堂,示民不敢有其室也。父母在,馈献不及车马,示民不敢专也。以此坊民,民犹忘其亲而贰其君。”

【原文】
 
子云:“孝以事君,弟以事长,示民不贰也,故君子有君不谋仕,唯卜之日称二君。丧父三年,丧君三年,示民不疑也。父母在,不敢有其身,不敢私其财,示民有上下也。故天子四海之内无客礼,莫敢为主焉。故君适其臣,升自阼阶,即位于堂,示民不敢有其室也。父母在,馈献不及车马,示民不敢专也。以此坊民,民犹忘其亲而贰其君。”
 
【翻译】
 
孔子说:“用孝道来服侍君王,用悌道来服侍尊长,这是教育人们对上不要怀有二心。所以,君王之子在君王健在时不谋求任何官职,只有在代替国君占卜时才可以自称‘君王的副手’。父亲去世了守丧三年,君王去世了也守丧三年,这是向百姓表示,君王的尊严与父亲完全一样,毋庸置疑。父母健在之时,做儿子的就不敢认为身体是自己的,也不敢置备私产,这是教育人们要知道上下尊卑。所以天子在四海之内没有作客的礼仪,因为没有哪个人敢当他的主人。所以君王到了臣下家里,升自主阶,即位于堂,这是教育百姓不要把家看成是自己的。父母健在,向别人赠送东西,小件东西还可以,像车马那样的大件就不可以,这是教育百姓不敢自作主张。用这种办法来教育百姓,百姓还有忘掉父母和对君王怀有二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