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于郎,公叔禺人遇负杖入保者,息,曰:“使之虽病也,任之虽重也,君子不能为谋也,士弗能死也,不可!我则既言矣。”与其邻重汪踦往,皆死焉。鲁人欲勿殇重汪踦,问于仲尼。仲尼曰:“能执干戈以卫社稷,虽欲勿殇也,不亦可乎!”子路去鲁,谓颜渊曰:“何以赠我?”曰:“吾闻之也:去国,则哭于墓而后行;反其国,不哭,展墓而入。”谓子路曰:“何以处我?”子路曰:“吾闻之也:过墓则式,过祀则下。”

【原文】
 
战于郎,公叔禺人遇负杖入保者,息,曰:“使之①虽病也,任之②虽重也,君子不能为谋也,士弗能死也,不可!我则既言矣。”与其邻重(tóng)汪踦往,皆死焉。鲁人欲勿殇重汪踦,问于仲尼。仲尼曰:“能执干戈以卫社稷,虽欲勿殇也,不亦可乎!”子路去鲁,谓颜渊曰:“何以赠我?”曰:“吾闻之也:去国,则哭于墓而后行;反其国,不哭,展③墓而入。”谓子路曰:“何以处④我?”子路曰:“吾闻之也:过墓则式,过祀⑤则下。”
 
【注释】
 
①使之:指摇役。
 
②任之:指赋税。
 
③展:周巡省视。
 
④处:安身无咎之道。
 
⑤祀:乡里社坛。
 
【翻译】
 
鲁国与齐国在郎交战。鲁国的公叔禺人看见扛着兵器的士兵进入城休息,就说:“老百姓的徭役已经十分辛苦了,赋税还如此繁重,大臣们不能为国家出谋划策,战士也能为国征战。我既然这样讲了,就要努力做到。”因此就与邻居的少年汪踦一起奔赴战场,最后都战死沙场。鲁国人想为汪踦举办一场成人的丧礼而不是童子的丧礼,但是由于没有先例,就去请教孔子孔子说:“他能拿起武器来捍卫国家,即使不用童子的葬礼来办他的丧事,不也可以吗?”子路要离开鲁国,对颜渊说:“离别之际,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颜渊说:“我听说要离开自己的国土,首先应该先到祖坟上拜别之后再动身;等到返回时就不必哭了,到坟上巡视一周就可以进城了。”说罢,颜渊又对子路说:“您给我留下什么话让我安身无咎呢?”子路说:“我听说,经过墓地就应凭轼致敬,经过社坛就应下车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