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尹商阳与陈弃疾追吴师,及之。陈弃疾谓工尹商阳曰:“王事也,子手弓而可。”手弓。“子射诸。”射之,毙一人,韔弓。又及,谓之,又毙二人。每毙一人,掩其目。止其御曰:“朝不坐,燕不与,杀三人,亦足以反命矣。”孔子曰:“杀人之中,又有礼焉。”诸侯伐秦,曹桓公卒于会。诸侯请含,使之袭。襄公朝于荆,康王卒。荆人曰:“必请袭。”鲁人曰:“非礼也。”荆人强之。巫先拂柩。荆人悔之。

【原文】
 
工尹商阳与陈弃疾追吴师,及之。陈弃疾谓工尹商阳曰:“王事也,子手弓而可。”手弓。“子射诸。”射之,毙一人,韔(chàng)①弓。又及,谓之,又毙二人。每毙一人,掩其目。止其御曰:“朝不坐,燕不与②,杀三人,亦足以反命矣。”孔子曰:“杀人之中,又有礼焉。”诸侯伐秦,曹桓公卒于会。诸侯请含,使之袭。襄公朝于荆,康王卒。荆人曰:“必请袭。”鲁人曰:“非礼也。”荆人强之。巫先拂柩。荆人悔之。
 
【注释】
 
①韔(chàng):古代盛弓的袋子。此作动词用。
 
②燕不与:燕,同“宴”。不与,犹言没有座位。
 
【翻译】
 
工尹商阳和陈弃疾同乘一辆战车追赶吴军,没过多长时间就追上了。陈弃疾对工尹商阳说:“我们身负王命,您现在可以将弓拿在手中了。”工尹商阳将弓握在手中。陈弃疾又对他说:“您可以将箭射向敌人了!”工尹商阳这才射了一箭,射死一人后又将弓装进袋中。又追上了敌人,陈弃疾又对他说了以上的话,工尹商阳接着又射杀第二个人。因此每射杀一个人,都会闭上眼睛不忍直视。他让驾车的停止追赶,说:“我们在朝见君主是没有座位,在宴会上也没有席位的贱士,杀死三个敌人,回去也可以交差了。”孔子说:“在杀人时也是有一定礼节的。”诸侯联合伐秦,曹宣公在联军会合时去世。诸侯要求按照礼节为曹君饭含,而曹人却让诸侯为曹君的尸体穿衣。鲁襄公到楚国访问,刚好楚康王也去世了。楚人说:“请鲁君务必为康王的尸体穿衣。”鲁国方面回答:“这种做法是不合乎礼仪的。”楚国态度十分坚定非要这样做,于是襄公就让巫先用桃枝在灵柩上来回拂拭,以祛除凶邪,最后才为尸体穿衣。楚国人一看这是君临臣丧之礼,也来不及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