邾娄考公之丧,徐君使容居来吊含,曰:“寡君使容居坐含,进侯玉,其使容居以含。”有司曰:“诸侯之来辱敝邑者,易则易,于则于,易于杂者未之有也。”容居对曰:“容居闻之:‘事君不敢忘其君,亦不敢遗其祖’。昔我先君驹王西讨济于河,无所不用斯言也。容居,鲁人也,不敢忘其祖。”子思之母死于卫,赴于子思,子思哭于庙。门人至曰:“庶氏之母死,何为哭于孔氏之庙乎?”子思曰:“吾过矣,吾过矣。”遂哭于他室。天子崩,三日祝先服,五日官长服,七日国中男女服,三月天下服。虞人致百祀之木,可以为棺椁者斩之;不至者,废其祀,刎其人。

【原文】
 
邾娄考公之丧,徐君使容居来吊含①,曰:“寡君使容居坐含,进侯玉,其使容居以含。”有司曰:“诸侯之来辱敝邑者,易②则易,于③则于,易于杂者未之有也。”容居对曰:“容居闻之:‘事君不敢忘其君,亦不敢遗其祖’。昔我先君驹王西讨济于河,无所不用斯言也。容居,鲁人也,不敢忘其祖。”子思之母死于卫,赴于子思,子思哭于庙。门人至曰:“庶氏之母死,何为哭于孔氏之庙乎?”子思曰:“吾过矣,吾过矣。”遂哭于他室。天子崩,三日祝先服,五日官长服,七日国中男女服,三月天下服。虞人致百祀之木,可以为棺椁者斩之;不至者,废其祀,刎其人。
 
【注释】
 
①含:古葬礼,殡殓时把珠、玉、贝、米等物放在死者嘴里。
 
②易:简易,简略。
 
③于:广大,隆重。
 
【翻译】
 
邾娄国在为邾定公办丧事时,徐国君王派容居前来吊唁,并行丧葬之礼。容居以天子所遣使者的口气说道:“我国君主派我来行丧葬之礼,致送侯爵所含的玉璧。”邾娄的接待人员说:“劳烦各国诸侯屈尊了前往敝国,按照来者身份,该简略就简略,该隆重就隆重。如果派臣子来,我们就以臣礼相待;如果君王亲来,我们就以君礼相待。臣子到来却想在我们这里得到君王的礼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容居回答说:“鄙人听说,作为臣子就不敢忘掉君王,作为子孙就不敢忘掉祖先。先君驹王在之前出兵讨伐西方,渡过黄河,这是他说话一贯的口气。虽然鄙人向来较为鲁钝,但是万万不敢忘记祖先的遗训。”子思的父亲死后,母亲改嫁到卫国,如今去世派人向子思报丧,子思就到家庙去哭。弟子看到后,说:“人家姓庶的死了母亲,为什么您却跑到孔氏的家庙来哭?”子思说:“我的错!我的错!”就慌忙向其他房间跑去大哭。天子死后的第三天,祝首先手持丧杖;第五天,百官手持丧杖;第七天,畿内的庶民应身穿丧服;三月,诸侯及其大夫各服应服之服。虞人负责从畿内所有神社的社树中挑选最适宜于作棺椁者,把它们砍伐下来。对于不肯献出木材的地方,要把当地的社神废掉,杀掉当地的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