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大饥,黔敖为食于路,以待饿者而食之。有饿者蒙袂辑屦,贸贸然来。黔敖左奉食,右执饮,曰:“嗟!来食。”扬其目而视之,曰:“予唯不食嗟来之食,以至于斯也。”从而谢焉;终不食而死。曾子闻之曰:“微与?其嗟也可去,其谢也可食。”邾娄定公之时,有弑其父者。有司以告,公瞿然失席曰:“是寡人之罪也。”曰:“寡人尝学断斯狱矣:臣弑君,凡在官者杀无赦;子弑父,凡在宫者杀无赦。杀其人,坏其室,洿其宫而豬焉。盖君踰月而后举爵。”

【原文】
 
齐大饥,黔敖为食于路,以待饿者而食之①。有饿者蒙袂②辑屦,贸贸然③来。黔敖左奉食,右执饮,曰:“嗟!来食。”扬其目而视之,曰:“予唯不食嗟来④之食,以至于斯也。”从而谢焉;终不食而死。曾子闻之曰:“微与?其嗟也可去,其谢也可食。”邾娄定公之时,有弑其父者。有司以告,公瞿然⑤失席曰:“是寡人之罪也。”曰:“寡人尝学断斯狱矣:臣弑君,凡在官者杀无赦;子弑父,凡在宫者杀无赦。杀其人,坏其室,洿其宫而豬⑥焉。盖君踰月而后举爵。”
 
【注释】
 
①食之:给他吃。
 
②蒙袂:因困惫而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
 
③贸贸然:垂头丧气之貌。
 
④嗟来:叹词。来是语助,无义。
 
⑤瞿然:惊骇貌。
 
⑥豬:通“储”,使水停聚在某处。
 
【翻译】
 
齐国遭遇饥荒,十分严重,黔敖在路旁做饭等待赈济饿了的灾民。曾子听说了这件事,说:“这事儿恐怕不对劲儿吧?人家没有同意你吃,你是可以拒绝的;既然人家已经道歉了你就可以吃了。”邾娄定公在位时,时常有儿子杀死自己父亲之事。有关官员将此事报告给定公,定公很是惊恐离开了座位,说:“这和寡人没有教育好有关啊。”又说:“这种案子我曾学过如何审判:如果臣子杀死了自己的君王,无论官员职位的大小,都应判以死罪,绝不饶恕;如果是儿子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无论辈分高低,这也是死罪,不该饶恕。不仅仅是将其杀死,还要拆毁凶手的住室,将其地基挖成个大坑,然后再灌满水。君王过了这个月之后才可以举杯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