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孙之母死,哀公吊焉。曾子与子贡吊焉,阍人为君在,弗内也。曾子与子贡入于其厩而修容焉。子贡先入,阍人曰:“乡者已告矣。”曾子后入,阍人辟之。涉内溜,卿大夫皆辟位,公降一等而揖之。君子言之曰:“尽饰之道,斯其行者远矣。”阳门之介夫死,司城子罕入而哭之哀。晋人之觇宋者,反报于晋侯曰:“阳门之介夫死,而子罕哭之哀,而民说,殆不可伐也。”孔子闻之曰:“善哉觇国乎!诗云:‘凡民有丧,扶服救之。’虽微晋而已,天下其孰能当之?”

【原文】
 
季孙之母死,哀公吊焉。曾子与子贡吊焉,阍人为君在,弗内也。曾子与子贡入于其厩而修容焉。子贡先入,阍人曰:“乡者已告矣。”曾子后入,阍人辟之。涉内溜,卿大夫皆辟位,公降一等而揖之。君子言之曰:“尽饰之道,斯其行者远矣。”阳门之介夫①死,司城子罕入而哭之哀。晋人之觇宋者,反报于晋侯曰:“阳门之介夫死,而子罕哭之哀,而民说②,殆不可伐也。”孔子闻之曰:“善哉觇国乎!诗云:‘凡民有丧,扶服③救之。’虽微晋而已,天下其孰能当之?”
 
【注释】
 
①介夫:披甲的卫士。
 
②说:通“悦”。
 
③扶服:通“匍匐”,音义皆同。扶服本义是伏地爬行,引申为尽力。
 
【翻译】
 
季孙的母亲去世了,鲁哀公前去吊丧。曾子和子贡也一同前往吊唁,但是由于哀公在里面守门的人不让他们进去。曾子和子贡来到马房,将自己的仪容整理了一番,然后再去。子贡先进去,守门人说:“刚刚已经通报过了。”曾子更随其后,守门人让开道路。二人走到寝门的屋檐下,卿大夫都连忙让位,哀公也从阼阶上走下一个台阶,作揖,请他们就位。君子议论这件事情说:“将自己的仪容整理了一番,这对达到自己的目的是很重要的。”宋国都城阳门死了一个卫士,司城子罕到他家去吊丧,哭得十分伤心。潜伏在宋国的一个探子探听到这件事情,回晋国向晋侯报告说:“阳门死了一个小卫士,但是像子罕这样的大官亲自前往吊唁,还哭得十分伤心,这样的行为是很深入民心的,宋国恐怕不是好欺负的。”孔子听说了这件事,说:“这个探子真会刺探国情啊!《诗经》上说:‘邻居如果有了困难,我们应尽全力去帮助他们。’宋国正是做到了这一点,因此,不仅晋国不敢欺负宋国,普天之下也找不出一个敢和宋国为敌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