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之教也,时教必有正业,退息必有居学。不学操缦,不能安弦;不学博依,不能安诗;不学杂服,不能安礼。不兴其艺,不能乐学。故君子之于学也,藏焉修焉,息焉游焉。夫然,故安其学而亲其师,乐其友而信其道,是以虽离师辅而不反也。《兑命》曰“敬孙务时敏,厥修乃来”,其此之谓乎!

【原文】
 
大学之教也,时①教必有正业,退息必有居学。不学操缦(màn)②,不能安弦;不学博依③,不能安诗;不学杂服,不能安礼。不兴其艺,不能乐学。故君子之于学也,藏焉修焉,息焉游焉。夫然,故安其学而亲其师,乐其友而信其道,是以虽离师辅④而不反也。《兑命》曰“敬孙务时敏,厥修乃来”,其此之谓乎!
 
【注释】
 
①时:谓按时序安排课程。
 
②操缦(màn):郑注云“杂弄”,盖谓以一些非正统的小调做指法练习。
 
③依:譬喻。
 
④辅:朋友。
 
【翻译】
 
大学的教育活动,按时令进行,各有正式课业;休息时也有课余作业。在课余时间不学习杂乐,课内就很难将琴弹好;在课余时间不学习设譬取意,课内就很难将诗文学好;在课余时间不学习服饰弁冕知识,课内就很难将礼仪学习好。可见,不学习各种杂艺,就不可能乐于对待所学的正课。因此,君子对待学习,课内受业要学好正课;休息在家也要将各种杂艺学好。只有这样才能安心学习,亲近师长,团结同学,并深信所学之道。即便离开老师和同学,也不会违背所学的道理。《兑命》篇中说“只有专心致志谦逊恭敬,时刻保持一颗好学之心,才能够在学业上有所收获和成就”,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