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之学者,比物丑类,鼓无当于五声,五声弗得不和;水无当于五色,五色弗得不章;学无当于五官,五官弗得不治;师无当于五服,五服弗得不亲。君子曰:大德不官,大道不器,大信不约,大时不齐。察于此四者,可以有志于学矣。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后海,或源也,或委也,此之谓务本!

【原文】
 
古之学者,比物丑①类,鼓无当于五声②,五声弗得不和;水无当于五色③,五色弗得不章;学无当于五官④,五官弗得不治;师无当于五服⑤,五服弗得不亲。君子曰:大德不官,大道不器,大信不约,大时不齐。察于此四者,可以有志于学矣。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后海,或源也,或委也,此之谓务本!
 
【注释】
 
①丑:通“俦”,齐。
 
②五声:宫、商、角、徵、羽。
 
③五色:青、赤、黄、白、黑。
 
④五官:《曲礼下》说:“天子之五官,曰司徒、司马、司空、司士、司寇”,此为泛指。
 
⑤五服: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此处泛指人伦关系。
 
【翻译】
 
在古代,求学的人将同一类事务进行比较,举一反三。鼓音五音中的任何一音都不等同,五声中没有鼓点是不和谐的;水不等同于五色,但五色没有水调和,就不能鲜明悦目;学习不等同于五官,但五官不经过学习训练就不会发生好的功能;老师不等同于五服之亲,但没有教师的教导,人们不可能懂得五服的亲密关系。君子说,德行很高的人,不限于只担任某种官职;普遍的规律,不仅仅适用于某一种事物;有大信义的人,用不着他发誓后才信任他;天有四季变化,无须划一,也会守时。懂得这四个方面的知识,就可以领会到做事求学也要抓住根本的道理了。古代的三王祭祀江河的时候,都是先祭河然后再祭海,这是因为河是水的根本,而海是水的归宿。这才叫抓住了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