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庄公之丧,既葬,而绖不入库门。士、大夫既卒哭,麻不入。孔子之故人曰原壤,其母死,夫子助之沐椁。原壤登木曰:“久矣予之不托于音也。”歌曰:“狸首之斑然,执女手之卷然。”夫子为弗闻也者而过之,从者曰:“子未可以已乎?”夫子曰:“丘闻之:亲者毋失其为亲也,故者毋失其为故也。”

【原文】
 
鲁庄公之丧,既葬,而绖不入库门。士、大夫既卒哭,麻不入。孔子之故人曰原壤,其母死,夫子助之沐椁①。原壤登木②曰:“久矣予之不托于音也。”歌曰:“狸首之斑然,执女手之卷然。”夫子为弗闻也者而过之,从者曰:“子未可以已乎?”夫子曰:“丘闻之:亲者毋失其为亲也,故者毋失其为故也。”
 
【注释】
 
①沐椁:修治棺材。
 
②登木:以手叩击棺材。
 
【翻译】
 
鲁庄公死后准备下葬,穿孝服的人等候在宫殿最外的一道门,不让入内。等臣子祭哭完了,关系最疏远的亲戚也不让进灵堂了。有个叫原壤的是孔子的老朋友了,他的母亲去世了,孔子帮助他修治棺材。原壤敲着棺材说:“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用唱歌来表达我心中的情感了!”于是唱道:“这棺材的纹理就像狸头上的花纹那样漂亮,我想握起你的手来表达我此时此刻心中的喜悦。”孔子走过去假装没有听见,孔子的随从却说:“这人这样无礼,您还不和他绝交吗?”孔子说:“我听闻,亲人总归是亲人,老朋友总归是老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