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则


打印本页
本篇主要是记载儿女或媳妇在家中应该如何对待自己的父母或者公婆,所以称为“内则”一这在当下有非常积极的意义。但也记载了一些其他方面的礼,比如世子出生的礼仪以及养老之礼,还有关于食物制作和饮食禁忌等方面的一些记载。

后王命冢宰,降德于众兆民。子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栉縰笄总,拂髦冠缨,端韠绅,搢笏。左右佩用,左佩纷帨、刀、砺、小觿、金燧,右佩玦、捍、管、遰、大觿、木燧,偪,屦着綦。妇事舅姑,如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栉縰,笄总,衣绅。左佩纷帨、刀、砺、小觿、金燧,右佩箴、管、线、纩,施縏帙,大觿、木燧、衿缨,綦屦。以适父母舅姑之所。

天子命令冢宰,对万民百姓降下教令。儿子服侍父母应该在鸡叫第一遍的时候就洗漱完毕,后将头发用缁帛束成髻,插上发簪,再用一条丝带系于发根垂其末于髻后,戴上假发作的刘海,带好帽子,系好帽带,穿上玄端,系上蔽膝,系上大带,把笏插入带间。身上左右两边佩戴上常用之物。左边佩的是手帕、小刀、磨石、小觿和金燧。右边佩的是射箭用的玦和捍,笔管和刀鞘,大觿和木燧。打好绑腿,穿好鞋子,系好鞋带。媳妇服侍公婆就像儿子奉父母一般,也是在鸡叫第一遍的时候就洗漱完毕,后将头发用缁帛束成髻,插上发簪,再用一条丝带系于发根垂其末于髻后,穿上玄色绡衣,系上大带。身上左右佩戴的东西,左边和男子一样,右边则佩戴针、笔管、线、丝绵、大觿、木燧六样东西。其中的针、笔管、线和丝绵都装在一个小袋子里。在头发上系条五彩的丝绳,系好鞋带。做媳妇、儿子的应该将自己梳洗整齐面见公婆、父母给其请安。

详细翻译

及所,下气怡声,问衣燠寒,疾痛苛痒,而敬抑搔之。出入,则或先或后,而敬扶持之。进盥,少者奉盘,长者奉水,请沃盥,盥卒授巾。问所欲而敬进之,柔色以温之。饘酏、酒醴、芼羹、菽麦、蕡稻、黍粱、秫唯所欲,枣、栗、饴、蜜以甘之,堇、荁、枌、榆免薧潃瀡以滑之,脂膏以尝之,父母舅姑必尝之而后退。

在公婆父母的住处,应该轻声细语地问候;如果他们身上疼痛或疥癣作痒,应该恭敬按摩抓搔患处。他们外出时有时应走在他们的前面,有时也应在其后,并拉着手或者搀扶住他们的胳膊。请他们洗手时,年龄小点的捧着脸盆在下面接水,年龄大点的从上方往他们手上浇水,洗过之后递给他们擦手巾。接着问他们有什么想吃的,再恭恭敬敬地送到身旁,和颜悦色地应承。厚粥、稀粥、酒、甜酒、菜肉羹、豆子、麦子、大麻子、稻、黍、粱、秫,所有的这些食物随便选择。在烹煮的时候还应在放上枣子、栗子、糖稀、蜂蜜使其甘甜,在粉芡汤放上新鲜的或干燥的堇、荁、白榆会使其更加柔滑,再用油脂搅拌之后让其更加鲜美。等到父母和公婆都尝过之后再告退。

详细翻译

父母舅姑将坐,奉席,请何乡?将衽,长者奉席,请何趾?少者执床与坐,御者举几,敛席与簟,县衾箧枕,敛簟而襡之。父母舅姑之衣衾簟席枕几不传,杖屦祗敬之,勿敢近。敦牟卮匜,非馂莫敢用;与恒食饮,非馂,莫之敢饮食。父母在,朝夕恒食,子妇佐馂,既食恒馂,父没母存,冢子御食,群子妇佐馂如初,旨甘柔滑,孺子馂。

早晨起床后,如果父母公婆要坐下休息,儿子媳妇应向父母征求意见,席子应向哪边铺;如果要更换卧处,子辈中的年长者要捧着卧席请示脚朝哪头,再由子辈中的年少者移动坐榻,由长子长妇侍坐。这时候,侍者搬来几案让父母公婆依凭,然后为他们整理内务,先把大席和贴身的竹席收藏起来。再将被子放置于高处,把枕头放进箱子,父母公婆的衣服、被子、簟席、枕头、几案,不可以随便挪动地方,以便之后用的时候再费力找寻;不能乱动他们的手杖、鞋子;他们饮食用的器皿,不是吃他们剩下的饭就不敢用;他们日常的饮食,不是他们吃剩下的谁也不敢触动。如果是父母健在,他们每天吃剩下的早晚饭,都由儿子和儿媳们将其吃完。既然吃了就应该吃干净,不能剩下。如果是父亲去世而母亲健在,每天的早饭晚饭,就由长子在旁照料,而母亲吃剩下的,由弟弟和弟媳们来吃,也要吃干净,不可以剩下。美味可口和易于消化的食品,父母如果吃不完,就由小孩将其吃完。

详细翻译

在父母舅姑之所,有命之,应“唯”敬对。进退周旋慎齐,升降出入揖游,不敢哕噫、嚏咳、欠伸、跛倚、睇视,不敢唾洟;寒不敢袭,痒不敢搔;不有敬事,不敢袒裼,不涉不撅,亵衣衾不见里。父母唾洟不见,冠带垢,和灰请漱;衣裳垢,和灰请浣;衣裳绽裂,纫箴请补缀。五日,则燂汤请浴,三日具沐,其间面垢,燂潘请靧;;足垢,燂汤请洗。少事长,贱事贵,共帅时。

父母公婆如果有什么事情唤,先要用“唯”答应,之后再恭敬地回答。在他们面前进退拐弯态度都要庄重,升降堂阶和出入门户都要俯身而行。在父母公婆面前不能打饱嗝、打喷嚏、咳嗽、打呵欠、伸懒腰,不敢东倒西歪左靠右倚,不斜视,不吐唾沫、擤鼻涕。在父母公婆面前即便感到冷也不会随意添加衣物,身上发痒也不敢抓挠。在他们跟前,不是为长者干重活,不敢脱衣露臂;不是涉水,不会掀起衣服。看见他们脸上有脏物应该立刻帮他们擦去。他们的冠带衣物脏了,就蘸着灰汁帮他们洗涤;他们的衣服破了,就用针线缝补好,隔五天烧水帮他们洗澡,隔三天帮他们洗头。这期间,如果脸脏了,就烧热淘米水让他们洗脸;脚脏了就烧热水帮他们洗脚。年少的服侍年长的,卑贱者服侍尊贵者,也应按照服侍父母公婆的礼数去做。

详细翻译

子妇孝者、敬者,父母舅姑之命,勿逆勿怠。若饮食之,虽不嗜,必尝而待;加之衣服,虽不欲,必服而待;加之事,人待之,己虽弗欲,姑与之,而姑使之,而后复之。子妇有勤劳之事,虽甚爱之,姑纵之,而宁数休之。子妇未孝未敬,勿庸疾怨,姑教之;若不可教,而后怒之;不可怒,子放妇出,而不表礼焉。

做儿子做媳妇的,如果想得到孝顺的赞誉,对于公婆父母的旨意,要做到不违背、不懈怠。如果父母公婆让他们吃东西,儿子儿妇不喜欢吃,也应装着喜欢少吃一点,等到父母公婆察觉之后说不喜欢吃就行了,这才停下口来。父母公婆赐给他们衣服,虽然不喜欢也应暂时穿在身上,等到公婆父母说话才将其收起,然后脱下。对于父母公婆交代他们的事情,可能会交由他人代办,虽然不想但也应让他们代办,等到别人将事情办砸后,自己再和颜悦色地从头收拾。当儿子媳妇在辛勤劳作时,做父母公婆的很心疼他们,就会劝说他们别那么着急,并且让他们要注意休息。如果儿子和媳妇不孝敬公婆,不用着急埋怨,可以先教育他们:如若教育不管用,那就要责罚他们;如果责罚还不行,那就将儿子赶出家门,把儿媳休回娘家。即便如此,也不会和别人谈起,免得家丑外扬。

详细翻译

父母有过,下气怡色,柔声以谏。谏若不入,起敬起孝,说则复谏;不说,与其得罪于乡党州闾,宁孰谏。父母怒、不说,而挞之流血,不敢疾怨,起敬起孝。父母有婢子若庶子、庶孙,甚爱之,虽父母没,没身敬之不衰。子有二妾,父母爱一人焉,子爱一人焉,由衣服饮食,由执事,毋敢视父母所爱,虽父母没不衰。子甚宜其妻,父母不说,出;子不宜其妻,父母曰:“是善事我。”子行夫妇之礼焉,没身不衰。

父母有了过失,作为儿子应该心平气和、低声下气地劝谏。如果劝谏没有效果,做儿子的就应更加恭敬更加孝顺,等到他们高兴时再趁机劝谏。再次劝谏或许会惹父母不高兴,但是与其让父母得罪于乡党州闾,宁可自己犯颜苦谏。如果苦谏招来父母的怒火,将自己打的皮开肉绽,即便如此也不敢生气抱怨,而是更加恭敬更加孝顺。父母有十分宠爱的贱妾及庶子、庶孙,即便父母离世,儿子也要一直敬重他们。儿子如果有两个妾,父母喜欢其中的一个,但是儿子却宠爱另外一个,这时不管是吃穿方面,还是干活方面,儿子宠爱的那一个都不能与父母喜欢的攀比,父母即使死去了也是这样。儿子觉得妻子很好,但是父母却没有看上眼,那就应该将其休掉。儿子对自己的妻子不满意,但是父母说:“这个媳妇很会侍候我们。”那么儿子就要以夫妇之礼相待,终身不变。

详细翻译

父母虽没,将为善,思贻父母令名,必果;将为不善,思贻父母羞辱,必不果。舅没则姑老,冢妇所祭祀、宾客,每事必请于姑,介妇请于冢妇。舅姑使冢妇,毋怠,不友无礼于介妇。舅姑若使介妇,毋敢敌耦于冢妇,不敢并行,不敢并命,不敢并坐。凡妇,不命适私室,不敢退。妇将有事,大小必请于舅姑。子妇无私货,无私畜,无私器,不敢私假,不敢私与。妇或赐之饮食、衣服、布帛、佩帨、茝兰,则受而献诸舅姑,舅姑受之则喜,如新受赐,若反赐之则辞,不得命,如更受赐,藏以待乏。妇若有私亲兄弟将与之,则必复请其故,赐而后与之。

虽然父母已经离世了,儿子将做好事,想到这会给父母添光,就会有勇气去做;如果做坏事,想到会损坏父母的名誉,那就会及时收手。公公去世,主持家务的事婆婆就要传给长妇。每逢祭祀或招待宾客,虽然婆婆此时已经放权,但是作为长妇做的每一件事情都需要向婆婆请示,不敢专断。而介妇遇事则要向长妇请示,不可以直接向婆婆请示。对于公婆使唤,长妇不可懈怠,也不能觉得自己的位分高于介妇而对其无礼。公婆如果使唤介妇,介妇也不可忘乎所以,不敢和长妇攀比,不与其并肩而行、并肩而坐,不敢像长妇那样发号施令。不管是长妇、介妇,公婆如果没有发话让她们回避,她们就要一直在一旁伺候,不敢告退。如果媳妇们有事想办,不管事务的大小首先应当请示公婆。当儿子当媳妇的,财货、牲畜、器物不属于自己私有,不能私自借东西,也不能给他们东西。媳妇如果得到娘家亲友馈赠的饮食、衣服、布帛、佩巾、苣兰,接受之后要献于公婆;公婆接受了,媳妇就会开心,如同自己刚接受了亲友的馈赠一样;公婆如果将东西赐予自己,那就要推辞;如果实在推脱不了,就要像重新受到公婆赏赐那样地接受下来,将其收藏好,以备不时之需。媳妇如果要向娘家亲友赠送什么东西,要先向公婆说明缘由,公婆拿出东西来赏赐自己,之后才可以曾于他人。

详细翻译

礼始于谨夫妇。为宫室,辨外内。男子居外,女子居内,深宫固门,阍寺守之。男不入,女不出。男女不同椸枷,不敢县于夫之楎椸,不敢藏于夫之箧笥,不敢共湢浴。夫不在,敛枕箧簟席、襡器而藏之。少事长,贱事贵,咸如之。夫妇之礼,唯及七十,同藏无间。故妾虽老,年未满五十,必与五日之御。将御者,齐,漱浣,慎衣服,栉縰笄,总角,拂髦,衿缨綦屦。虽婢妾,衣服饮食必后长者。妻不在,妾御莫敢当夕。

慎重处理夫妇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所有礼的根本。建造宫室时对于内外应严格加以区别。男子住在外面,女子住在里面。宫殿深邃,重重官门,门外有士兵看守,后宫有寺人掌管。男不入内,女不出外。男女不用一个衣架。妻子也不敢将自己的衣物悬挂在丈夫的衣架上,不敢将自己的衣物与丈夫的衣物放在一个箱子里,不敢和丈夫在同一间浴室洗澡。如果丈夫不在家,就把丈夫的枕头放入箱内,簟席也收起来,丈夫用的其他器物也要收藏妥当。年少的服侍年长的,卑贱者服侍尊贵者,也都按照这样的礼数。按照夫妇之礼,夫妻到了七十岁之后才可以共处一室,同居共寝,否则就要与妾轮流侍夜。妾即便年老,但是只要没到五十岁,就必须每隔五天轮流侍夜一次。轮到谁侍夜,就要像臣之朝君那样,齐其心志,洁净内外,穿上符合身份的衣物,将头发梳好同时系上香囊,穿好鞋子,恭敬地前往。即便是主人宠爱有加的婢妾,她的衣服和饮食也不敢恃宠乱来,以至于超过身份高于她的女人。不论是君王还是卿大夫、士,如果正妻不在家,那么轮到正妻侍夜的那一夜,妾也不敢前往夫寝代替正妻侍夜,而是将这夜空下,以严妻妾之别。

详细翻译

妻将生子,及月辰,居侧室,夫使人日再问之,作而自问之,妻不敢见,使姆衣服而对,至于子生,夫复使人日再问之,夫齐则不入侧室之门。子生,男子设弧于门左,女子设帨于门右。三日,始负子,男射女否。国君世子生,告于君,接以大牢,宰掌具。三日,卜士负之,吉者宿齐朝服寝门外,诗负之,射人以桑弧蓬矢六。射天地四方,保受乃负之,宰醴负子,赐之束帛,卜士之妻、大夫之妾,使食子。凡接子,择日,冢子则大牢,庶人特豚,士特豕,大夫少牢,国君世子大牢,其非冢子,则皆降一等。

妻子到了即将临盆的月份,就要由燕寝搬到侧室待产,在这段时间,丈夫要派人一天两次去问候。到了临产之时,丈夫应前往亲自问候。这时妻子因衣衫不整,不敢露面,就派贴身的女师穿戴整齐回答丈夫。将孩子生下之后,丈夫也要一天两次派人前往问候。如果妻子生产时适逢丈夫斋戒,丈夫就不用去侧室问候。如果生下的是男孩子,就将一张木弓悬挂在侧室门的左边作为标志;如果是女孩子,就将一条佩巾悬挂在侧室门的右边以此作为标志。过了三天之后才可以将新生儿抱出。如果是男孩,就行射礼;如果是女孩,就免了。君王的嫡长子出生,要上报于君王,以太牢之礼迎接嫡长子的诞生,由膳宰之官负责安排。第三天,选一位抱新生儿的士,选中之后士应该在前一天斋戒,穿上朝服,在路寝门外等候,接过新生儿将其抱起。之后,射人用桑木之弓射出六支蓬草之箭,一箭射天,表示将来敬事天神;一箭射地,表示将来敬事地祗;四箭分射东西南北,表示将来威服四方。然后下人接过新生儿将其抱起,膳宰便开始以一献之礼向抱子的士敬酒,并赐给他五匹帛作为酬谢。还要扶士之妻、大夫之妾当中选一个乳汁多的,作为奶娘。只要是举行迎接新生儿诞生的仪式,必须在三天之内选个好的日子。所用的牢具,天子的长子是太牢,庶人的长子和士的长子都是一只小猪,诸侯的长子也是太牢。如果不是长子,牢具的规格都要分别降低一等。

详细翻译

异为孺子室于宫中,择于诸母与可者,必求其宽裕慈惠、温良恭敬、慎而寡言者,使为子师,其次为慈母,其次为保母,皆居子室,他人无事不往。三月之末,择日翦发为鬌,男角女羁,否则男左女右。是日也,妻以子见于父,贵人则为衣服,由命士以下,皆漱浣,男女夙兴,沐浴衣服,具视朔食,夫入门,升自阼阶。立于阼西乡,妻抱子出自房,当楣立东面。姆先,相曰:“母某敢用时日祗见孺子。”夫对曰:“钦有帅。”父执子之右手,咳而名之。妻对曰:“记有成。”遂左还,授师,子师辩告诸妇诸母名,妻遂适寝。夫告宰名,宰辩告诸男名,书曰:“某年某月某日某生。”而藏之,宰告闾史,闾史书为二,其一藏诸闾府,其一献诸州史;州史献诸州伯,州伯命藏诸州府。夫入食如养礼。

幼儿出生后,在宫中单独打扫一间房子让其居住,要从君王的众妾和傅母中,挑选出性情宽厚、慈惠、温良、恭敬、谨慎而不喜欢多嘴多舌的,做幼儿的老师,其次做幼儿的慈母,再次做幼儿的保母,奶娘则光管喂奶而已,这些人统统和幼儿同居一室。他人无事,不得前往,以免惊动幼儿。幼儿出生的第三个月之末,要选择一个吉日为幼儿剪发。按照规定不可以剪掉全部胎发,应该留一部分,男的留个“角”,女的留个“羁”,男的留在左边,女的留在右边。这一天,妻子要带着幼儿拜见幼儿之父。如果是大夫以上之家,夫妇都要另制新衣;自命士以下,虽不另制新衣,但是也应将旧衣清洗干净再穿。男女要一早起身,洗头洗澡,穿上礼服。为夫妇准备的膳食,按照每月初一的膳食来准备。丈夫进入正寝的门,从阼阶登堂,站在阼阶上,面朝着西边;妻由侧室来到夫的正寝,升自北阶,抱着幼儿从东房出来,在西阶上当楣而立,面向东。这时,女师站在妻侧稍前,帮助传话说:“小儿的母亲某氏,今天将恭敬地携带小儿拜见其父。”丈夫回答说:“你要教导小儿恭敬地遵循正道。”父亲拉着小儿的右手,含着笑给小儿取了个名。妻子回答说:“我会铭记此名的深刻含义,努力使小儿将来有所成就。”说罢,就转身向左把小儿递给教师。教师将小儿之名遍告诸妇、诸母,命名仪式结束,妻子就走回丈夫的燕寝。丈夫把小儿的名告诉给宰,宰又转告给同姓的父兄子弟,同时在简策上写上“某年某月某日某生”,然后收藏起来。宰又将小儿之名与生辰上报闾史,闾史登记为两份,一份存放到闾府,另一份逐级上报,最后报告给州史。州史又报告给州长,州长则命令存放到州府。丈夫也返回燕寝,与妻子同食,如同平时夫妇供养的常礼一样。

详细翻译

世子生,则君沐浴朝服,夫人亦如之,皆立于阼阶西乡,世妇抱子升自西阶,君名之,乃降。嫡子庶子见于外寝,抚其首咳而名之,礼帅初,无辞。凡名子,不以日月,不以国,不以隐疾;大夫、士之子,不敢与世子同名。

君王的太子出生,到了三月之末命名之日,君王洗漱完毕穿上朝服,夫人也是如此,都站在阼阶上,面朝西边。幼儿由世妇抱着,升自西阶,站在西阶上,面朝东边。一直等到君王为幼儿起名为止,世妇才抱着幼儿退下。如果是太子的同母弟出生,则由夫人抱着在正寝拜见君王,君王抚摸着幼儿的头,面带笑容为他命名。命名的礼数和太子基本上是一样的,只是没有君王和夫人的对答之词。为儿子取名,不要用日月为名,不要以国名为名,不要以身上的暗疾为名。大夫和士的儿子取名,不可与太子同名。

详细翻译

凡父在,孙见于祖,祖亦名之,礼如子见父,无辞。食子者,三年而出,见于公宫则劬。大夫之子有食母,士之妻自养其子。由命士以上及大夫之子,旬而见。冢子未食而见,必执其右手,嫡子庶子已食而见,必循其首。

凡是幼儿的祖父健在,到了三月月末之时,都应举行拜见祖父之礼,这时祖父给幼儿取名,拜见的礼数和儿子拜见父亲是一样的。但是唯一不同的是没有相应的应对之词罢了。为君王之子喂奶的士妻或大夫之妾,过了三年之后才可以回家。回家前,君王会接见他们并且加以赏赐,以表慰劳。大夫之子有乳母喂养,士的妻地位卑贱,自己生由自己喂养。由命士以上及大夫之子,一般生下三个月之后可能与父亲相见,但也有十天之后相见的。如果生下的是长子,那是正统,相见之礼就在夫妻进食前举办,父亲还要拉住幼儿的右手;如果幼儿是嫡子、庶子,不是正统,相见之礼就等夫妻进食后在举办,见面的时候只需要抚摸幼儿的头。

详细翻译

子能食食,教以右手。能言,男唯女俞。男鞶革,女鞶丝。六年教之数与方名。七年男女不同席,不共食。八年出入门户及即席饮食,必后长者,始教之让。九年教之数日。十年出就外傅,居宿于外,学书计,衣不帛襦袴,礼帅初,朝夕学幼仪,请肄简谅。十有三年学乐,诵诗,舞勺,成童舞象,学射御。二十而冠,始学礼,可以衣裘帛,舞大夏,悖行孝弟,博学不教,内而不出。三十而有室,始理男事,博学无方,孙友视志。四十始仕,方物出谋发虑,道合则服从,不可则去。五十命为大夫,服官政。七十致事。凡男拜尚左手。女子十年不出,姆教婉娩听从,执麻枲,治丝茧,织纴组紃,学女事以共衣服,观于祭祀,纳酒浆、笾豆、菹醢,礼相助奠。十有五年而笄,二十而嫁;有故,二十三年而嫁。聘则为妻,奔则为妾。凡女拜,尚右手。

幼儿能够自己吃饭,要教他用右手。幼儿会说话了,就要教他们学习答话,男孩用“唯”,女孩用“俞”。男孩身上带的荷包是用皮革做的,寓意长大之后将从事勇武之事;女孩身上带的荷包是用丝帛制成,表示长大将从事女红之事。等到六岁时,要教授他们识数,辨别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开始教以男女有别,男孩和女孩吃饭的时候要做不同的位置。等到八岁的时候,出门进门,坐桌吃饭,应让长者为先,让他们知道对待长辈应该尊重。等到九岁时,要教他们知道朔望和会用干支记日。等到十岁,女孩要待在家中,而男孩就要跟随老师学习,住在学馆里,学习识字和算术。这时候穿的衣裤都不用帛来做,防止产生骄奢之心;之前学习的礼数,要遵守不能懈怠。早晚学习洒扫进退的礼节,勤习简策,学习以诚待人。等到十三岁,学习乐器,背诵诗歌,学习舞《勺》。等到十五岁,要学习舞《象》,学习骑射和驾车。等到二十岁,举办加冠之礼,寓意已经长大成人,就应学习五礼。这时穿衣可以是皮制或者帛制的,舞《大夏》之舞。要笃行孝悌,广泛学习各种知识,但是还没有资格去教育别人,要努力地积累德行,但是还没有资格去当别人的老师。等到三十岁,娶妻成家,开始受田服役,要广泛讨教,学无常师,对待朋友要谦虚,与胸有大志的人交往。等到四十岁,开始为官,斟酌再三之后于才出谋划策,如果君臣道合则就职任事,不然就离去。等到五十岁,受命为大夫,参与邦国大事。等到七十岁,年老体衰,就应告老还乡。只要是男子行拜礼,左手放在上面,右手放在下面。女孩子长到十岁就不能像男孩子那样外出,待在家里由女师教授她们委婉的话语,如何打扮才算贞静,如何举动才算儒雅,还要教她们绩麻缫丝,织布织缯,编织丝带等女红之事,以供制作衣服。还要让她们观摩祭祀活动,传递酒浆、笾豆、菹醢等祭品祭器,按照礼节规定帮助长者安放祭品。等到十五岁举行笄礼,表示已经成年。等到二十岁,可以出嫁;如果原因特殊者可以等到二十三岁再出嫁。如果是明媒正娶,六礼齐备,那与丈夫间是平等的;如果是无媒自通,六礼不备,那就是贱妾。女子在行拜礼时右手在上,左手在下。

详细翻译